学院动态

当前位置 : 首页  学院动态  信息速递

优秀班主任专访 | 张勇:身体力行,做中国故事的传播者

编辑: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作者: 时间:2024-05-29 访问次数:11

优秀班主任


采访当天正下着暴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张勇老师正在跟他的学生对纪录片《我到丝路去》的片尾曲MV做最后修改。因为天气原因,张勇老师在去学院的路上顺便到丹阳寝室楼下接了他的两位学生,三人一起到办公室完成剪辑定稿。他们有商有量地讨论着MV的字幕和画面,张老师称赞了做得优秀的部分,并动手修改了部分内容。



作为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传播学2201班的班主任,在很多个我们看不见的日子里,张勇老师都是这样与学生共处的。在学生成长的过程中,张勇老师是循循善诱的引路人,是精益求精的教育家,是开放包容的筑梦师。“当心与心共鸣时,所有的辛勤和坚持都是值得的。”



老师简介


张勇,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博士毕业,主要从事非洲影视研究、纪录片创作,曾赴南非、坦桑尼亚、赞比亚、尼日利亚、津巴布韦、喀麦隆、乌干达、肯尼亚等非洲国家调研拍摄,在《Journal of African Cultural Studies》、《当代电影》、《电影艺术》、《北京电影学院学报》、《人大复印资料》等SSCI、CSSCI期刊发表论文多篇,导演创作《我到非洲去》、《波比的工厂》、《90后的中非情缘》等纪录片,被译制成英语、法语、阿拉伯语、斯瓦希里语、豪萨语、意大利语、匈牙利语等多种语言在中央电视台、坦桑尼亚国家电视台、尼日利亚国家电视台、意大利BFC、匈牙利ATV等中外平台广泛播出。



循循善诱的引路人


Q1:您认为大学班主任在学生成长过程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相较于任课老师,班主任的身份对我来说意味着更大的责任,在参与班级事务管理的同时,我会更注重对学生进行专业素养的引导。为了让大一新生更好地了解传媒行业,培育专业认同,我会整合校地资源,带着新闻传播学类2201班同学前往浙江省磐安县进行专业实践活动。当地媒体给每组同学配备了一个资深摄影记者,同学们在当地记者前辈的指导下分组采风,进行拍摄创作,并和记者们一同汇报分享创作实践心得;参观磐安县融媒体中心,听取融媒体中心主任虞晓峰为同学们带来的生动演讲《我的传媒实践与理想》。


Q2:您认为自身在进行班主任工作时会有哪些优势呢?

我的研究方向带有更多的实践属性,我是既做学术研究,又当导演创作的,这在中国高校里并不多见。影像创作这类实践工作和学术一样,需要沉淀和积累,我经常跟同学们说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看万部片”。所以我在实践方面会和同学们有更多的课外交流机会,也会给同学们提供更多的实践经验。比如我经常带学生们进入媒体参观,走出校园采风拍摄。去年暑假,我还带队远赴阿联酋,并制作了纪录片《我到丝路去》。


(张勇老师与学生在阿联酋的合影)


精益求精的教育者


Q3:您跟学生之间的相处状态是怎样的呢?

我可能有着所有导演的通病——“完美主义”,这一点也会反映在我的班主任工作上。我跟学生并不完全是以朋友的身份相处,在学习上我仍然会保持一种严肃的态度,对于学生的课程作品有严格的要求。甚至有不少学生在课程总结或毕业致谢中专门提到我的课,说这是“魔鬼式课程”。但事实上,我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有自己的考量。我是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比较看重拍片子的专业性,在浙大任教后我观察到综合性大学与专业院校在专业技能教授方面是存在一些差距的。我希望我的学生是“学术与实践的两栖人”,在课堂上严格一点,不论对于学生未来的学术发展还是就业实习都是一种助力。


Q4:除了常规的班团活动之外,您还会有额外的和同学们接触相处的时间吗?

会的。生活中,我会跟学生们交流考研、留学方面的相关内容,给学生写推荐信,还会带着学生一起打篮球,互相督促锻炼身体。我喜欢打篮球、锻炼身体,欢迎喜欢打篮球的同学都找我一起。


Q5:在您的班主任工作期间,有没有哪一刻让您感到特别难忘与骄傲?

还是有的。因为我是做跨文化传播研究的,制作过好几部中非交流的纪录片,比如《波比的工厂》《90后的非洲情缘》等等。班里有很多同学会在看过我的作品之后感触很多,愿意加入到我的工作室中,从事跨文化传播的工作。不少青年学生通过我的作品对非洲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改变了对非洲的刻板印象。这些肯定与认可激励着我更加尽心尽力地进行班级文化教育和国际传播交流,我也希望带动更多的青年人成为中国故事的传播者。欢迎对纪录片创作感兴趣的同学加入中非视听工作室。


(张勇老师在他的作品《波比的工厂》展映会上与学生的合影)


开放包容的筑梦师


Q6:请问在进行班主任工作时坚持的理念是什么?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中国的新一代则是中外交流的未来。在全球化时代,我认为青年一代还应当不断拓宽自己的知识面,不应仅仅局限在个体。在世界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状况下,我们也应该关注全球南方国家,探寻发展中国家全球化浪潮下的境遇,聚焦大时代背景下国家的个体命运,不断丰富跨文化交流的广度与深度。进行班级教育的理念其实和我们拍片子很相近,传播的内容需要尽可能地贴合青年的需求,关注青年一代的感受和成长经历,让青年人来讲述青年人的故事。


Q7:在您的班主任工作期间,您是如何对学生的专业方向进行指导的?

当然要结合自己的兴趣啊。我最初就是在兴趣的指引下投身到非洲影视研究,我做非洲十年,不会因任何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兴趣。有了兴趣和明确的方向,就能获得内心的充盈和独特的成果。我也会通过多种多样的方式激发学生的创造力,比如给学生很多参考的样片,让学生通过对以往优秀作品的学习确定大概方向;邀请领域专家向班级同学分享专业技能。


同学有话说


2020级视听传播的黄释愿曾上过张勇老师的课,后来加入了张勇老师的中非视听工作室。黄释愿眼中的张勇老师,偶尔会带点“黑色幽默”,在评价时一阵见血、句句到位。在进行剪辑工作时,他会很直接地指出做得不完善的地方。但张勇老师也很开明,看待人事物的角度更为开阔,会在苛刻中带有一点鼓励,通过反复练习提升学生的能力。

版权所有©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余杭塘路866号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